遲來的認可,真正的認可            第十屆  吳雪玉

 back  

在畢業了十六年之後,我才有機會參加專業的檢覈考試。考前,讀著學妹替我準備的最新版「共筆」,用老化的腦功能重溫舊課程,我倍感吃力。但想想這個考試是多少學會前輩努力爭 取來的成果,為了驗証自己的專業才能而辛苦,我願意。

七月的考場炎熱難當,但在這兒我還是見到了好多好久不見的熟面孔,昔日校園的一群,現在都成了大學裡的講師、教授,各醫院的PT主管,還有出走的醫師們……原來,不管走到何處,大家都珍惜這一份遲來的認可。但猛一回頭,身邊更多的是不識的青春面孔,各醫學院物理治療學系的畢業生也來到這兒。望著他們的青春與自信,我們這群老PT顯得有些突兀,也覺得以這樣的角度讓我們重來競爭實在有失公允,但為了讓這麼多來物理治療界內所充斥各種身份不一的執業者可以藉此沈澱、澄清,我願意。

用「低空略過」的姿勢,拿到我的專業証照,雖強裝冷靜,其實難掩心中澎湃。好長的路,在從事物理治療十六年之後,我才有機會說:「我是國家認可的專業人員。」即使是要經過這麼長的奮鬥與等待,我還是要說,我願意,因為我覺得這是一份值得終身致力的專業。

只是,在得到國家認可之後,就是物理治療界的一片坦途與光明了嗎?我懷疑

一個專業在沒有證照的認可下,可以存在三十年,而且陣容越來越龐大。除了是社會變遷所產生的需求,我想更多是來自物理治療前輩努力的功勞。因為他們的努力,使社會大眾得以受益於物理治療,才有今天廣大的市場。現在除台大,各大醫學院、職校、護專也都在培養物理治療專業人才,參與臨床工作的人多,民眾接觸到物理治療也就多了。但人一多,難免良莠不齊,如何維持專業人員的從業水準,才真是大家應該思考的課題。

在現今健保給付制度將利益歸於某類專業人員的引導下,使坊間復健科診所如雨後春筍般成立,兩年後,物理治療診所也將相繼成立。在供應者急速擴充,市場需求未能趕上的情況下,勢必造成惡性競爭,在汲汲求利的心理下,也將導引民眾走向「儀器迴診」的表層,引出物理治療的假需求,一旦健保的有限資源用盡了,這可能是第一個被開刀削減的專業。

台大物理治療學系成立三十年了,造就了無數臨床工作的菁英,也培養各大醫學院物理學系絕大部份的師資,台大的PT對於將來整個物理治療走向有責無旁貸的引導責任。

感謝前輩的努力,讓我們在物理治療三十年得到不少禮物|物理治療師法的通過、證照考試的舉行及物理治療研究所的成立。我們更希望的是有更多的菁英人士投入臨床工作,讓社會大眾體會到物理治療專業的精髓,在証照之外,還有社會大眾的評價認可,這才是真正的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