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緣            第九屆  朱曉英

back

又換了一個新的工作單位。填寫人事資料時,我在經歷欄內依序寫下:

台北市立仁愛醫院物理治療師

林口長庚醫院物理治療師兼組長

桃園聖保祿醫院復健科技術主任

中科院石園醫院特約物理治療師

年輕的同事們看了,直稱我經歷豐富。應該的!年紀都一大把了。過去,偶而還有機會對別人稱兄道姊的,如今,隨便問一問,幾乎所有的同事都比我年輕個一、二十歲,差不多可以被喊阿姨了。謝醫師則對「特約」兩個字格外尊敬。哦!誤會誤會!所謂特約,就是非正式簽約的兼職治療師,俗稱「part-time PT」啦!

會在物理治療這個工作崗位上一待近廿年,倒是始料未及。當初,總以為過不了幾年便要離開的。而其間,的確也曾數度退回家庭當全職媽媽,只是,沒多久又都被工作給找了出來。PT這一行,果然像捧了鐵飯碗:摔不破的。

相對於同學同事的相繼出國進修,自己卻是隨著家庭逐步遠離台北,安於鄉居。幸賴學會不時提供一些充電的機會,更虧得有洪素梅和林燕慧兩位好姊妹,隨時主動告知一些重要資訊,總算還能稍稍感知專業的脈動,並且順利通過檢覈考試,取得繼續執業的資格。

幾度的退休和復出,歷經市立醫院、醫學中心、教會醫院、軍醫院和私人醫院。面對不同的環境和制度,而我所能付出的,一律是當年師長所教導的專業知識、技術和一份責任感:給予病人當得的治療。而令人驚訝的是,僅僅如此,便能叫病人期待每一次的治療時間,並且回饋許多的感謝和肯定。

不刻意去計算,常會忘了自己已然跨入不惑的四十中年。詩人說:「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真是需要「求神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著智慧的心。」並且「存敬畏的心,度我們在世寄居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