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死忠PT的心聲與心願             第八屆  簡文仁

back

母系設立欣逢三十周年,投身其中也已二十三年,把青春燦爛的黃金歲月付予一新興的醫療專業,並親身參與她成長的點點滴滴,為她和人爭辯,為她和人翻臉,可是難得的機緣和感情,也因此而樂在其中,願為她再獻身個三十年。

早年喪父,家無恆產,弟妹年幼,只能挑台大就學,而且復健醫學系也似乎很誘人,錄取分數也高於其他醫學院的醫學系,又沒錢補習重考,便一頭栽入,幾年下來,當其他同學一一另尋出路時,我也只能一本初衷,成為少數中的唯一。當年錄取二十五名同學,其後也有轉系進來的,但一起唸到畢業的只剩十五位,二位回香港,五位轉當醫師,一位轉中醫師,二位相夫教子,凌汶等三位赴美發展,而李炳南同學更是風光從政,個個在不同領域都有所成就。到今天,仍堅守在台灣PT崗位的,我成了唯一,不知該感到光榮?還是汗顏?

其實她也不錯啦!沒有急診,不必值班,醫界的公務員般,穩定的收入及生活,雖無法大富大貴,但也無需為貼補家用而搞直銷、擺地攤,可讓我全神投入PT專業。二十年來,在國泰和眾多優秀PT們一起互勉,以臨床PT自許、自豪。有時在期刊或書上看到和自己的經驗不謀而合的報告,也會有一股驚喜與悵然,我只是沒有發表能力而已,雖不免會為「不長進」而沮喪、難過,但大多數時光都是愉悅而自在。想想也是,能貢獻一己綿力,以「小火爐」自居,雖只能溫暖、照亮周遭少數人,不也一樣值得肯定與歌頌!

孔子謂:三十而立。PT專業經此發展已吸引更多優秀人才投入,愈多的人才,愈有能力蓬勃發展,提供更好的環境,更寬廣的天地,讓有志青年馳騁、飛躍,不再像早年般困窘、艱辛。而且,專業內容是活的,有彈性的,可能和其他專業有部份重疊,有部份拉鋸。更有部份會衝突,如何健全發展自己的專業,不致被侵蝕、萎縮,有賴大家齊心努力,為更美好的三十年而大步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