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治療三十週年慶感言:憶PT二十屆同學            第二十屆  卓瓊鈺

back

還依稀記得大二時看著學長姐忙著籌備物理治療二十週年慶的活動,懵懂的我,仍為是否選擇物理治療專業為終身職志而躊躇。轉眼間,經過了十個寒暑。十年來,物理治療經歷了它的革命年代;而我,也從一位曾經徬徨的復健醫學系學生轉變成為物理治療教育工作者。這些年,物理換星移,二十屆的同學,也如同星子般,散落在不同地點,不同的專業領域裡。

大學生活,回憶起來總是甜美的。由於居位地緣的關係,宿舍的同學總愛混在一起。我們常在大考過後,帶著吉他和零食,漫步到醉月湖畔,談天說地順便看看醉月湖畔的「夜景」。我們總是陶醉於自己的歌聲之中而忘卻天色已晚;最後常必須仰賴校警的提醒,方才想起已過了宿舍門禁的時間。

大二增加了許多醫學院的課。常常中午一下課,便趕緊買個三明治,衝到醫學院。以期在偌大的圓型教室中,佔領一席好位置。我們那一屆,解剖屍體已出現匱乏的情形,我們幸運的仍擁有一具。由於有親自操刀的經驗,以及「鳥人」的帶頭研習,我們兢兢業業通過了跑檯、筆試、及口試的磨練,為專業奠下良好的基礎。

三年級以後搬到醫學院,不必再奔波於兩地,但生活範圍也相對的侷限了。我們開始大量接觸物理治療專業課程,也受到系上多位老師的薰陶。我最喜歡看黃麗麗老師眉飛色舞地講演PNF;廖華芳、吳英黛老師的課總讓人絲毫不敢鬆懈;林光華及曹昭懿老師的詢詢善誘,以及詹美華班導及柴惠敏老師諄諄教誨,分別引領我們進入物理治療各個領域的精華,使我們對物理治療專業,有更清楚的認識。

大四實習好比進入一個小型社會,由於同學們各在不同的部門,見了面總是說個不停,互相報導各科的花絮,同時也互訴實習的甘苦。我第一站在台大OPD,受到老師最多的關愛,但壓力卻也頗重。記得第一次期中評估(midterm evaluation)時就有不少人笑著進去,哭著出來。同學中雖然有些人志不在此,倒也是兢兢業業,盡力將實習完成。相較於現在的學生,他們所能承受壓力的閾值(threshold)就低多了。深深覺得實習除了知識上的增進之外,更重要的是學習如何踏入社會、與人相處,這對我日後的行事態度,影響頗大。

如今物理治療師法在諸位先進的努力下已經通過,現在畢業的許多的台大學弟妹也相當於執著於PT。雖然我們班上留在國內PT界並不多,但是經過幾年的分別,又有幾個星子落在一起。去年我們就在成大有一個小小的聚會,而且是臨時起意就全員(九人)到齊。我相信,不論大家今後落腳在那裡,都會以曾經是這個班上的一份子為榮,也願意為物理治療的未來而盡一份心。